立即註冊

遊戲資料

玩家專區
查看: 30|回復: 0

第119章:唯武至纯!力竭而亡!

[複製鏈接]

867

主題

867

帖子

2667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667
發表於 2021-7-22 10:37:28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第119章:唯武至纯!力竭而亡!
咚咚小说接受了阴封之力的丙等阴鬼完全迥异于普通的丁等阴鬼,不单单是智慧上的区别,还源自于阴封主人的力量。爱好中文网
弥漫着阴冷寒雾鬼爪凄厉落下,袁心武耳垂微动,虽是背对着阴鬼,但到了他这种境界的武者,冥冥之中都会对危险有一种本能的感应。
矮身躲过丙等阴鬼的穿心的利爪,袁心武拳头一握,小臂上大筋跳动,滚滚输送着强大无匹的力量。
烈阳般的气血爆发,丙等阴鬼怒吼后退,这种至阳至刚的力量对于它而言,杀伤力巨大。
体表弥漫的黑雾被蒸发了大半,露出了如饿鬼般狰狞贪婪的面孔,丙等阴鬼张开满嘴的黑牙,脖子猛然伸长!
轰——
心脏猛然剧烈跳动了两下,袁心武皮肤迅速变得赤红起来,仿佛要向外渗血一般。
化作赤面金刚,袁心武双眸怒睁,眉心一点血滴流下,整个人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往前一撞!
狂暴的气血轰然爆发,袁心武这一撞气势庞大恢弘,宛如一颗威力十足的炮弹,狠狠地砸在了丙等阴鬼的身上。
平地上升起一轮金灿大日!
丙等阴鬼面露挣扎不甘,可身体却无法抑制的裂开了无数可怕的纹路!
砰——
原地爆炸,丙等阴鬼的从出现到死亡,仅仅过了五秒钟的时间,只来得及挥出一爪,就死在了袁心武这一击恐怖的铁山靠下。
一肩撞杀丙等阴鬼,袁心武喘着粗气,赤红的皮肤迅速恢复了原本的颜色。
他虽是突破化境的武道宗师,但无奈身体已经是一百四十多岁的老迈之躯。
与向渊这样年轻气盛,身体充满了无穷活力的年轻人不同,他必须每日苦守气血,才能保证实力不会一降再降。
此刻全力爆发,他体内的气血损耗过大。
好在,总算是把这头强大阴鬼杀死了……
长舒一口气,袁心武胸膛缓慢起伏,一呼一吸的间隔长达一分钟之多,每一口吸进去的空气,都会被吸收所有的氧份。
而就在他通过吐息迅速恢复体力的时候,一柄毒蛇信子般的短剑,已经递到了他的后颈上。
轰——
地面剧烈震动,天摇地晃,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大坑在土石崩飞的烟尘中凭空出现。
浓尘密布的坑底,魁梧的身影缓缓站直了身子。
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被活活踩爆的阴鬼,向渊抬头冲着面露震动的袁心武微微一笑。
……
袁心武的家中,向渊静静等待着。
一旁的里屋,袁心武吞服了一瓶散发着浓烈药香的膏体,这是他平时上山采集补药炼制的内服药膏,专门在他气血亏损严重之时,疗伤用的。
半个时辰后,苍白面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的袁心武,睁开了双眼。
出了里屋,看着盘坐在地上静静等候的向渊,袁心武抱拳拱了拱手:“今晚,多谢搭救了。”
看到老宗师恢复,向渊摆了摆手:“前辈无需客气。
今晚那种强大的阴鬼,在这附近的山野中有不下五头。
如果他们联袂而来,您觉得您挡不挡得住?”
缓步走到了向渊对面坐下,袁心武心里明白。
今天晚上如果不是向渊,他就算不死也已经重伤。
如果向渊说的是真的,那些阴鬼联袂同来,他绝对挡不住,一旦他倒下,葛家沟里的人基本没有生存的可能。
至于向渊会不会是在骗他……
以他的实力,实在是没必要再去编织谎言吧。咚咚小说网
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盘坐的强大男人,方才向渊从天而降活活踩爆了一头丙等阴鬼,袁心武看得真真的。
这个男人除了武道,还掌握了其他的力量,这些力量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抗衡的。
可是既然他已经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,为什么还如此痴心武道呢……
“你先前提的事,我答应了。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。”沉默了半晌,袁心武缓缓抬头看向向渊。
坐直了身子,直视这位武道前辈,向渊道:“请讲。”
“你我切磋一场,我想看看,你走的路和我走的路,究竟有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“好!”
一口应下袁心武的条件,其实向渊也很想和袁心武交手。
这种渴望没有丝毫的个人感情,而是纯粹想就武道进行一次印证。
“你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,我给你时间,等你完全恢复,你我再战。
在此之前,你安心休养,守村的事交给我。”
不想袁心武因为担心村子的问题,而影响两人的比武,向渊直接表示,自己会帮他暂时保护葛家沟。
……
一夜之间,葛家沟守护神的位置,悄无声息的进行了一次改变。
村民每日一大早就能看到的守村老人变成了那个身形恐怖的男人。
大马金刀的坐在葛家沟的村口,向渊腰背挺得笔直,一言不发,身上散发着淡淡地威压气息,令人不敢接近。
入夜,白日坐在村口的男人消失
一尊身高十米之巨,面容恐怖,黑发青肤,浓浓死亡气息逸散的巨人巍然屹立在葛家沟外。
那一夜,一头阴鬼也没有出现,巨人的镇守,令阴鬼们闻风丧胆,整晚都出奇的平静,直到天亮。
一连三天,觊觎葛家沟的阴鬼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,没有出现过一次。
第四天一早,袁心武来到了村口。
“彻底恢复了?”
看着眼前气息圆润,似乎恢复的不错的老人,贵州治疗牛皮癣哪家最好向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“一般般吧。”老人也笑了笑。
“现在走,还是……”望着眼前的老人,向渊欲言又止,毕竟他和袁心武一旦交手,这位老人的生命便彻底进入了倒计时。
“走吧,我孑然一身,没什么好牵挂的。”
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已经了无牵挂,袁心武迈步出了村子:“这里不太合适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山林中,两道乌影迅捷急速,视这峭壁悬崖,如履平地。
片刻后,来到了一片平坦的山坳上,袁心武与向渊停下脚步。
“这里山清水秀,登高而望,正好做老夫的长眠之地。”环顾着四周青翠一片,可俯瞰远处溪川山野的视野让袁心武大为满意,言语神情都没有半点迎接死亡的恐惧惊颤。
“这一次你我性命相搏,我会压制其他力量,只用武道和你搏杀。希望你也不要有所保留。”
与袁心武并肩而战,向渊眺望眼前的林海山川,平静开口。
“当然,这是老夫的最后一战,若是没用全力,又有何意义。”袁心武淡然道。
话音落下,向渊与袁心武朝着两个方向走去,相隔十步之后,两人停下了脚步。
“来吧!”
深呼一口气,袁心武大喝一声,脚下凶猛一踏,一声虎吼长啸从其空中咆哮而出!
虎啸震耳,山林摇晃!
一瞬间,向渊蓦然感觉到一股猩风扑面,仿佛真的有一只山林之王在朝着他怒吼咆哮一声!
“好!”
双眼精亮,向渊神情兴奋,却没有着急攻上前去。
他在等!
这一声虎啸乃是袁心武在提升气势,把全身的机能提升到最高!
他要等袁心武精气神都踏入巅峰之后,再与他一站!
袁心武的这一声虎啸,长达半分钟。
向渊的衣服在这声虎啸之中被吹得猎猎作响,仿佛大风中的军旗一般。
蓄势完成,袁心武浑身一震。
他今天贵阳治疗牛皮癣哪家最好穿的是一件单薄的黑色布衣,并不很合体。
但随着劲力勃发之后,全身筋肉居然一下膨胀了起来,像是在衣服里塞入许多大蟒,扭动着撑起衣服。
砰——
脚下地面迸裂,袁心武身形消失,一招猛虎扑杀,来到向渊面前,手臂伸直,肌肉调动,如同猛虎巨爪,就要将面前的对手脖子扭下来。
“来得好!”
低喝一声,向渊脚下一转,避过袁周口银屑病医院心武气势十足的猛虎厮杀,抬臂曲肘,狠砸下来。
向渊这一肘威力骇然,莫说是人的手臂,就是一块钢锭都会被砸出凹陷!
面对向渊的反击,袁心武却不躲避。
暗黄色的皮肤倏然间变得赤红一片,虎爪继续抓下,他竟是要以伤换伤!
砰——
闷响一声,两人倏然分开!
袁心武的袖子寸寸炸裂,成都银屑病哪里治疗好向渊这一肘的力量爆发蔓延,连衣服都一同震碎。
而向渊的脖子也被袁心武抓出了五道血痕。
第一回合交手,向渊落了下风。
摸着脖子上的血痕,向渊不怒反喜:“好好好!这才是我想要的!”
一声畅快的大喝,这一次向渊主动攻上前去。
刹那间,这块山坳上拳影交错,空气撕裂,震动不断,时不时飞出的气劲把周围的树木都打得晃动不以。
恍若有两只古前猛兽在此处搏杀对撞!
交手之中,袁心武目光闪动的看着眼前神情肃然的男人。
他活了一百四十多岁,百岁之前,行走于巴中、沧源、天水三郡,打遍各路高手,将一身拳术磨砺到了登峰郑州银屑病医院哪个最好造极之地。
百岁之后,他急流勇退,行走深山野地,感悟天地自然,洗刷身上的戾气躁动,并以此开启精神力量,踏入丹境。
孤身独行十五年,他来到了葛家沟,品尝红尘俗世点点,将一百多年的经历融入拳术之中。
一百四十岁后再次突破桎梏,突破进入新的武道境界。
这种境界,他将其名为:百寿境!
踏入这层境界后,拳术武学的修行,就从皮肤、肌肉、内脏转入了更深层次的骨髓修行。
血液为人之根本,骨髓壮大,血液不断重生,活力长存,永无衰败之日,寿元也可超越常人极限,达至百年以上。
袁心武踏入百寿境不过八年,气血浑厚程度便已超过之前百多年的积累。
如果他能在百岁之前参悟到这种境界,甚至能够凭此扭转生机,让这幅枯槁老身,长春治白癜风医院返老还童
不过虽然肉身外貌没有重新变得年轻,但充满活力的新血也在无时无刻的滋养中,让袁心武的身体,蕴含了恐怖的力量。
一式分水掌迫开向渊,袁心武猛然向前一踏,身形前倾之时,身体周围竟出现了许多水纹般的涟漪!
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,袁心武全身气息凝聚,出手就是一道简单至极的冲拳。
砰——
面色骤变,抬臂挡住了袁心武这一拳,向渊连退七步。
这力量……
未等向渊反应,袁心武如影随形,第二拳已经再次落下!
第三拳!
第四拳!
第五拳!
……
直到第九拳落下,向渊的双臂已经乌紫一片,嘴角更是溢出血迹。
“败吧!”
第十拳!
袁心武的身躯猛然膨胀了几分,体内传出哗哗如大江奔腾,怒涛咆哮的巨响。
一瞬间向渊的眼神恍若真的出现了一条怒江大河一般!
浑身皮肤赤红透着淡金,袁心武双眸怒睁,宛如下界伏魔的金刚大尊!
气血全力激发,浑身筋肉臌胀到了极致,一拳挥出,拳面上密集的水纹涟漪浮现,周遭的空气仿佛变成了海底。
这一拳,尚未击中向渊,可庞大浩瀚的压力已经让他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!
轰——
不闪不避,向渊架臂硬抗!
大地动般的轰鸣巨响中,向渊脚下的地面寸寸爆裂,恐怖的裂纹迅速蔓延到了整个平台,甚至向整个山体过渡。
这一拳力量透过向渊的身体作用在了地上,似乎要把这整座山都一同轰碎!
咔嚓——
双臂粉碎性骨骼,向渊狂吐鲜血,胸膛以下的身子都深深没入土中,几乎被这一拳轰进山里!
而一拳几乎将向渊轰杀的袁心武,却保持着出拳的姿势,没有再轰出第十一拳。
喘息了几下,向渊勉力抬头看着已经不再动作的老人,眼中浮现了一抹黯然。
强忍着浑身的剧痛,向渊挣扎从土里出来。
望着眼前面容淡然,目光像是在眺望远方的老人,向渊微微低头诚然道:“我败了。”
“求你个事。”轰出击败向渊的一拳后,老人开口。
“您说。”
“继续走下去,带着我的份,找到更前面路。”
“好!”望着老人渐渐黯然的眼睛,向渊眼神坚定,一口应下。
嘴角扬起一丝笑容,老人的生命气息彻底终止。
可惜啊,我看不见了……
老人的身体变得冰冷,全力爆发这撼动山岳的一拳后,他苦守的气血已经彻底流逝,力竭而亡。
恭敬的扶着老人的身体躺下,向渊念头一动点金手发动。
一团淡金色的光团倏然飞出。
与其他人少则三个,多则十几个的光团不同。
老人的体内只有一个光团。
唯武至纯!
收走了老人的武道经验,为其整好衣冠,入土下葬。
伫立在微微隆起的坟冢,向渊以手代刀,削好一块墓碑立在了坟冢前,然后转身大步下山……
“传道恩师袁心武之墓”
……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