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註冊

遊戲資料

玩家專區
查看: 28|回復: 0

第五百二十七章 遗失的世界?

[複製鏈接]

570

主題

570

帖子

1772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772
發表於 2021-7-21 12:57:02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第五百二十七章 遗失的世界?
还来不及反应……  脚下纹路显现的瞬间,一道白光一闪而过,随即沈侯甘肃银屑病去哪看白在这道白光下消失了。  而当沈侯白消失后,地窖中那亮起的一个个火把,就像不曾亮起过一样,重新熄灭了,而地面上的纹路,也同样消失了,恢复到了重未有人来过的状态。  不过,就在这时……  ‘哒哒哒’在地窖的放大下,一个脚步声由地窖口缓缓的来到了地窖中,他看不清是男是女,甚至是不是人都看不清,他披着一个巨大的斗篷,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。  斗篷下,一双不像是妖魔,也不像是人族的眼睛,在扫了一下地窖后,停留可能连一分钟都没有,这个身影便转身折返而回了。  而这时的沈侯白……  站在原地,沈侯白环顾了一下四周。  这是一片茂密的丛林,林中的树木最矮的也有上百米。  虽然现在是白天,但因为树冠的缘故,光线只能透进来一点,使得就算不是暗无天日,却也是超过百米就很难看清楚是什么情况了。  “刚才那是……传送阵?”  环顾了大概一分钟的样子,沈侯白望着四周尽是的参天大树,他便怀疑起了他之所以会出现在现在这个地方,地窖的光芒可能是一个传送阵启动的光芒,就像时空镜一样。  言语间,沈侯白缓缓漂浮了起来,他准备登高眺望一下,以确定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。  来到天际,确实是一片茂密的丛林,而且一眼望去,沈侯白都望不到头,他所能看的尽是一棵棵大树,而那最高大树甚至超过上千米,比地球上最高的摩天大楼都要高,并且这样的参天大树还不止一棵,一眼望去尽是这样的大树。  伴着缭绕在一棵棵参天大树间的云雾,倒是有一派仙家之地的气象。  很快沈侯白的目光便从一望无际的丛林中收回了目光,与此同时……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星体。 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现在所在的这颗星球的卫星,或许不是……因为它太过庞大了。  “我好像来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地方。”  看着这颗红色星体,沈侯白下意识的说道。  突然,就在这时,沈侯白的脑海闪过了一个念头。  记得他因为魏帝的缘故,跳入妖魔界通道,第一次到达妖魔界的时候,妖魔界的天空也有着一颗巨大的星体。  而妖魔界的天空就是红色的,会不会这个红色星体就是妖魔界?  如果是……那么他现在所在的地方,保不齐就是他在妖魔界看到的,毗邻妖魔界的那个星体。  思忖间,沈侯白落回到了地面,也就是这个时候,沈侯白注意到了,他所出现的地方,脚下被落叶覆盖的大地上,也有着他在地窖时看到的纹路,只不过这里的纹路没有像他踏入地窖时,亮起光芒。  莫非这是一个单向的传送阵?  当沈侯白仔细的观察四周,他又有了新的发现,在这些参天大树中,沈侯白也可以看到一些建筑的遗迹,也就是说这片丛林曾经可能是一个城市。  “遗失的世界?”  沈侯白不由得打趣到。  打趣中,沈侯白拿出了‘时空镜’……  沈侯白很想探索这里,但在场之前,他还是想先把债务还清了再说。  然而,让沈侯白没有想到的是,‘时空镜’仿佛失去力量,沈侯白不管如果的灌入罡气,时空镜都没有任何的反应。  难道是‘时空镜’坏掉了?  沈侯白又拿出了‘无影’,但是……‘无影’和‘时空镜’一样,大道之力没有任何的反应。  “我好像被困在这里了。”  嘴角微微抽搐中,沈侯白露出了一抹无语之色。  此时此刻,和往常一样,遇事不明问系统,然而系统似乎没准备帮沈侯白……  “系统提示:未知世界,需宿主自行探索。”  “……”  沈侯白的嘴角又抽搐了起来。  “系统,标记现在所在的位置。”  “系统提示:位置标记完成。”  不知道脚下的传送阵要如何开启,保险起见,沈侯白让系统标记了一下位置,以便自己可以找回来,否则的话,这么大一片的丛林,一旦他出去探索,再想要在找回来可就难了。  标记完位置后,沈侯白便又升空了,然后开始探索起了这个未知的世界。  此刻,沈侯白比任何时候都希望看到一个人,不仅是人,妖魔都可以,至少他可以从他们的口中知道这个世界。  一个时辰的样子,沈侯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,然而他的眼帘中除了一望无际的丛林还是一望无际的丛林,似乎这个丛林就没有尽头一样。  最让沈侯白不解的是,一路上他差不多看到了十几条河流,结合传送阵周围的遗迹,这里应该是有生命的才对,还是说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生命直接绝迹了?  一直探索到天黑,沈侯白始终没有飞出这片丛林。  无语下,沈侯白便落回了地面。  升起一簇篝火,沈侯白准备先休息一晚在说。  此时,沈侯白不免有些庆幸贵州治疗银屑病哪家最好,因为他的系统空间里还保留了一些食物,要不然他恐怕就要啃树皮了,至于系统兑换,欠了那么多的债,除非应急,比如生命遇到危险运用系统恢复可以赊账,兑换生活用品之类无足轻重的兑换,系统是不予兑换的。  因为什么都没有,有的只是树,所以夜深人静下,周遭会显得格外的安静。  除此之外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沈侯白感觉随着时间来到晚上,他会有一种沉重之感,就像身体被灌了铅似的。  原本站起来很轻松,但是现在他如果要站起来,他需要花上多一倍的力气。  不过,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,这种吃力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使得沈侯白还以为是自己太累了。  然而,当黑夜再次降临时,这种吃力感便又重新出现了。  久而久之沈侯白意识到了,这个星体的重力有问题。  白天的话和沈侯白在妖魔世界,四平牛皮癣医院又或者地球时没有什么区别,贵州治银屑病的医院就算有区别也不明显,但是一到晚上,这个星体的重力就会在原本的基础有所增强。  第二天的夜晚,坐在‘噼啪’作响的篝火前,沈侯白手持一根树枝一边拨弄着篝火,一边思绪不断的运转着,因为已经两天了,他仍旧没有飞出这片一望无际的丛林,而按照他的速度,虽然没有具体的算过,但沈侯白可以肯定,他这两天至少飞出了数万公里。  “难道这个世界是一个被丛林所覆盖的世界?”  不免,沈侯白揣测起了这个世界是否是一个被丛林全覆盖的世界,否则的话就说不通了。  第三天,沈侯白的眼帘中终于不再是一望无际的丛林了,但也好不到哪去,因为只是从一望无际的丛林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平原,中间穿插着高山,流水。  但是沈侯白仍旧没有看到任何生命的迹象。  站在一条小溪前,沈侯白褪去了身上的衣裳,看样子是准备洗漱一下,毕竟从他来到这里,他就没有洗漱过。  溪水比想象中的要冷,隐隐约约间,沈侯白甚至还可以看到溪面上那随波逐流的薄冰。  但是周围的气温,却不是零下,甚至可以说炎热,要不沈侯白也不会想洗漱一下。  不由自主的,沈侯白的目光看向了溪水的源头方向,直觉告诉沈侯白,这绝对有问题。  于是,稍稍洗漱了一下后,沈侯白便御空朝着溪水的源头飞了过去。  大概两天的时间,沈侯白终于飞到了溪水的源头,然后他的眼帘中便出现了一副极其壮观的场景,以至于沈侯白久久没有动弹。  而这个壮观的场景便是一座巨型的冰山。  溪水便是由这渐渐融化的冰山上流淌下来的。  但只是一座冰山的话还不至于让沈侯白吃惊,真正让沈侯白久久没有动弹的是,他看到了冰山中竟然有着一个身影。  她抱腿蜷缩着,仿佛睡着了一样,身上没有任何衣裳蔽体。  这是沈侯白来到这个星球上后第一次看到了‘人’,只不过她是死是活沈侯白还无法知晓,只因他能够看到她,但想要触摸到她基本不可能。  伸手触摸上冰山,瞬间一股寒流自下而上,刺激的沈侯白瞬间一阵哆嗦。  哆嗦的同时,沈侯白的发现……自己的手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霜冻。  而沈侯白触摸上冰山也就触摸了可能一连一秒都没有,倘若触摸的时间在长一点,沈侯白毫不怀疑,他可能也会被冰冻。  她是谁?她为什么会被冻在这里?又是谁把她冻在这里的贵州治牛皮癣的医院?还是说是‘自然’被冻在这里的?亦或者是她自己将自己冻在这里的?  大致的看了一下这冰山,按照它自然解冻的速度,沈侯白虽然不是专家,但直觉告诉他,恐怕时间不会短。  或许是靠近这冰山太近了,很快沈侯白便察觉到自己体温在迅速的下降,并且呼吸间会有大量的雾气吐出。  沈侯白没有打算‘救’她,因为他并不清楚这个被冰冻的人是‘好人’,还是‘坏人’,加上如果她还活着,相信一定是个非常强大的人,当然……最有可能的是她已经死了,所以就算沈侯白将她破冰而出好像也没什么意义。  不过,就在沈侯白考虑是不是离开这里的时候,毕竟这周遭的温度实在太低了。  沈侯白忽然发现,她虽然没有衣裳鼻涕,但是她的手上,脖子上,甚至脚踝,都有着一些像是女人佩戴的首饰,而这些首饰,沈侯白可以很明显的看出,它们不是凡物。  帝兵?极道帝兵?还是太古级神兵?  诱惑是巨大的,所以考虑再三后,沈侯白拿出了‘无影’。  他想看看自己是否能够将这冰山给切开……  然而,让沈侯白震惊的事又出现了……  当沈侯白做出拔刀的姿态,然后一刀斩向冰山,本自信满满的一刀,即使不用上‘大道之力’,沈侯白也相信区区一座冰山而已,还能挡的住他的一刀?  但事实就是冰山纹丝不动,甚至沈侯白这一刀下去,冰山上连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。  看着连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的冰山,沈侯白微微皱了皱眉头。  皱眉的同时,沈侯白又摆出了拔刀的姿态,他想在试一下,看看用上全力会怎么样。  “哈。”  随着沈侯白大喝一声,一道月牙形的刀气以无比迅猛的姿态轰上了冰山,只听到‘轰’的一声,冰山下……沈侯白的刀气所波及的地方,大地已经出现了一道沟壑。  也就是说,沈侯白的这一刀威力并不小。  但是……还是要说但是……  就是这样一刀,冰山上仍旧没有出现哪怕一道裂缝这样的痕迹。  虽然没有动弹冰山分毫,但有一点沈侯白基本可以确定了,能够造出这样一座冰山的人,绝对是一个超级强者,兴许比无敌级还要强。  “会不会是太古级?”  这一刻,沈侯白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念头,他想要使用‘太昊’来轰击这座冰山,但是能成还好说,如果要是不成,那可就浪费了‘太昊’的一次使用次数了。  “莫非只能等它自己融化?”  思索间,沈侯白拿出了手机,他试图联系一下李红衣,毕竟李红衣这个女人活了数百万年了,知道的一定比他多。  不得不说,系统出品,必属精品。  沈侯白试过联系体内李红衣的帝印,但帝印完全没有反应,但手机却是可以联系到李红衣。  视频通话下,沈侯白很快就看到了犹如少奶奶一般,翘着二郎腿在晒太阳的李红衣。  沈侯白还没有开口,李红衣立刻便支起了身子,然后一脸不悦的娇嗔道:“他爹,你到底跑到哪去了,为什么我的帝印完全感觉不到你,我还以为你死了呢!”  李红衣终究不是系统的宿主,所以沈侯白可以用手机联系到李红衣,而李红衣用手机就不行。  “这个我也说不清楚。”  言语间,沈侯白将手机的摄像头照了一下四周,然后续道:“我在破碎之地的时候,不知道触发了什么,可能是传送阵,把我送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,你看看吧。”  “传送阵?”李红衣显得有些疑惑道。  “嗯。”  沈侯白‘嗯’了一声道:“这里有一座冰山,这冰山很古怪,即使我用上全力,也无法动它分毫。”  “除此之外,这冰山里好像还冻着一个人。”  说到这里,沈侯白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冰山中被冻结的身影。  “这就是被冻住的人,你看看你认不认识。”  当沈侯白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被冻结的人时,李红衣下意识的伸长了脖子,然后仔细的观察了起来。  又要说了,系统出品,必属精品。  这摄像头的清晰度完全可以和实景相媲美,所以李红衣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冰山中冻结的身影。  大概三分钟的样子,在仔细辨认了一下冰山中的身影后,李红衣玉手捏着下巴,黛眉微微一皱道:“如果我没有看错,她应该是冰灵儿。”  “冰灵儿?”  沈侯白肯定是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。  “这么说你认识她?她是和你一个时代的人?”  “也谈不上。”李红衣继续捏着下巴道。  “她是我之后的一个后起之秀。”  “因为同为女性,所以我指点过她几次,至于她后来怎么了,我就不清楚了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在我离开时,她已经达到了九劫的巅峰,所以……以她的天赋,应该可以到达无敌级。”  “那她怎么会被冰封在这里?”  “难道是她自己冰封的自己?”沈侯白又问道。  “这个我就不清楚了,不过看她抱膝的姿态,她自我冰封的可能性更大,否则的话,如果是别人将她冰封的,她不是战斗姿态,也该是防御姿态。”  “所以我猜测,她可能自我冰封,为的是延续自己的寿命。”  “这有什么意义?”  听到李红衣的话,沈侯白亦是捏起了自己的下巴,然后说道。  “如果寿命将近,冰封就能延续寿命了?”  “时间不还是在继续走?”  面对沈侯白的不解,李红衣伸出了一根手指,然后显得有些嚣张的左右摆了摆道:“no,no,no,帅哥,这你就不懂了。”  “在这种冰封的龟息状态下,她的身体机能会无限的延缓,比如她的心跳……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她在这种状态下,一万年说不定也就跳动一下,这么一来……她的寿元就可以间接做到无限的延长。”  “有什么区别?解封后随着机能的恢复,没有延续寿元的方法,她该死不一样要死?”沈侯白再次问道。  “哎呀帅哥,你觉得一个可能的无敌级会在没有后手的情况下将自己冰封吗?”  “她势必是做出了万全的准备才自我冰封的。”  “说不定,等到她解封的时候,会有人送上延寿的神物,又或者她是在……”  突然,似想到了什么,李红衣直接从躺椅上站起,然后原地来回走动了起来,走了大概数十秒后,李红衣‘啪’双手一拍道。  “她是在等蟠桃成熟。”  “蟠桃?”  “对,太古时代曾经有非常多的奇珍异果,这蟠桃就是其中可以达到延寿的延寿果实之一,吃上一颗可以延寿一万年,但是从它开花到结果却是需要百万年。”  “算算时间,如果这蟠桃神树还在,那么距离果实成熟应该还……”  言语间,李红衣像是江湖术士般玉指一掐,七八秒后,她便道:“还有三年左右。”  “那你知道这蟠桃神树在哪吗?”沈侯白问道。  “干嘛。”  “老公你想要吃蟠桃?”李红衣问道。  “不是我,是你……”沈侯白说道。  “我?”手机屏幕上,李红衣在听到沈侯白的话后,不知是感动还是什么,她小嘴一翘,然后像是要哭出来似的,只是……就在她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,沈侯白突然就关闭了通讯。  “老……老公。”  看到暗下来的屏幕,李红衣刚酝酿起来的情绪便被中断了。  其实,并不是沈侯白中断的通讯,而是系统……  “系统提示:由于宿主欠债巨大,系统通讯每天只允许使用三分钟,若宿主想要无限制使用,请尽快还款。”  听到系统的声音,沈侯白内心毫无波动,因为他已经习惯了。  只是,就差一点就可以从李红衣的口中问出蟠桃神树了,这会儿掐断,若不是每天可以免费使用三分钟,沈侯白都以为这是系统故意的,故意不让他知道蟠桃神树在哪。  也因为习惯了,所以沈侯白很快就收回了思绪,收回思绪的同时,他的一双眼眸看向了冰山中的冰灵儿……  沈侯白这一刻已经把自己换到了冰灵儿身上,也就是换位思考,如果他是冰灵儿,在冰封自己延续寿命,等待蟠桃神树的果实成熟前她会做什么准备。  捏着自己的下巴,沈侯白原地来回走动了起来,这模样和李红衣几乎一模一样,果然……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  对于蟠桃神树,以沈侯白现在的年纪,延寿根本和他沾不上边,因为等他需要延寿的时候,恐怕还要数万年,甚至数十万年,数百万年,但是李红衣就不同了,他知道李红衣的寿元应该不多了可能还有数十年,亦或者数百年……  李红衣没有告诉沈侯白具体的时间,但正因为她没有告诉自己,沈侯白才确定了她的寿元绝对不会太多。  如此,有这样一株可以延寿万年的蟠桃神树……  只要让李红衣吃上这蟠桃神树的果实,那么至少万年内,她就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寿元了。  言归正传……  ‘哒’随着沈侯白停下来回走动的双脚,沈侯白便喃喃说道。  “如果是我的话,我一定会将自己冰封在蟠桃神树所在的地方。”  说着,沈侯白又环顾起了四周,待环顾了四周数分钟后,他才又道:“这蟠桃神树一定就在这片区域。” 长春哪里治牛皮癣最好 而就在沈侯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在沈侯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,冰山之中……已经沉睡了无数个世纪的冰灵儿,她的眼睫毛在这个时候微微抖动了一下,似乎她要苏醒过来了。
/book/61168/522924137.html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